穆斯林女孩剪头巾事件引起热议,有人要自由党员,为案发当日的发言道歉,陈国治怎回应?
 
陈国治表示,此事曝光的当日,叁级政府、叁政党的领袖都发出声音,对所报道的袭击行为表示谴责。如果真的要道歉,就应该要求每个党领道歉。据传媒报导:总理杜鲁多表示:「加拿大是个开放和欢迎的国家,像这样的事件不可容忍」。
 
保守党领袖谢尔说:「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卑鄙,为加拿大社会所不容。我当然希望多伦多警局查到做出此等暴力行为的人,我的心和祈祷与这个小女孩和她的家庭同在」;谢尔还发推文评论多伦多警局的通告,「噁心!请帮助多伦多警局将袭击者绳之以法」。
 
新民主党领袖辛格表示:「这太可耻了,再一次不安地提醒我们伊斯兰恐惧症的真实后果」。
 
那為什麼只要求总理道歉?这是一个政治党争加上隠瞒局,陈国治説,读过社区媒体的文章,就会发现保守党领所説的话一字不提,把他当為隐形人,当他冇讲过,这是保守党人士隐瞒真相杰作。陈国治解析説,其实通常类似的事情,各方政要都会第一时间讉责暴力和岐视事件,以安定社区。如果政要出囗慢,就立即被视為罔顾民众安危,千夫所指,有可能被打进十八层地狱。所以要求道歉,是无稽之谈。
 
陈国治强调,仇视案件近年屡有发生,不论是针对穆斯林、华裔或其他少数族裔,确实存在,歷歷在目:有很多少数族裔被喊「滚回去」;一年前的1月29日,魁北克针对穆斯林的恶性枪击事件,6死19伤,总理和很多政要都表示谴责;半年前的6月,士嘉堡和万锦发生针对华裔的仇恨事件,陈国治和国会议员伍凤仪、市议员杨綺清等当即站出来谴责这样的仇视行为,呼吁公众配合警方,省长也发表了声明。这些反应,是正面的,是正能量的。
 
有人话,事情在华人居住的 Scarborough 发生,故事指亚裔人做的剪巾变成华裔人做的,変成了一个十一歳的女孩攻击华人,又变成了穆斯林攻击华社,对吗?陈国治说,嘢可以乱食,话不可以乱讲。大多伦多华人多,聚居点也不小,万锦市、烈子文山、downtown 等等,如果把华人聚居那裡的亚裔变指成了华裔,大件事了:在逃的亚裔人打劫银行,变成了华人打劫,亚裔人撞车后逃去,变成了华人用撞车去「谋杀」他人,我们华人社区的面子就好唔得閒,天天被人架祸和辱駡了。
 
这不是拿屎上身,庸人自扰之吗?这是一个专意和专业的拿屎上身,陈国治説,不是庸人,而是一班令人毛骨悚然的一班保守派人。他指出,首先要看看这个亚裔忽然变成华人最初来自何处。率先发动这个「变裔」运动的是个网站名叫 Rebel Media,这个站在主流社会普遍认为是极保守派人士、支持新纳粹主义的组织。有政要形容该网站的编辑方针是「宣扬反犹主义、白人至上」,麦克林杂誌形容该网站是「世界顶级的阴谋论和极右翼夸大其词的筹粮站」。它的核心人物Ezra Levant,2012年Roma社区中心等多个团体曾指责Levant在电臺中发佈「种族主义的仇恨言论」,被加拿大广播标準委员会裁定「侮辱性地、不适当的歧视少数族裔」。2017年现任保守党党魁谢尔(Andrew Scheer) 竞选党魁时,选定了该网站的董事Hamish Marshall作为他的竞选经理。保守党党魁谢尔坚决反对中国探讨自由贸易,也是首先通过这一网站採访公佈。
 
Rebel Media 发表了英文版本,立即在一个叫什麼华人之声䋞站中文版面世,用似是而非,一变又变,乱唱乱和平,事件变成了亚裔成了华人,穆斯林敌对华社。目的是製造族裔纠纷,宗教纠纷。利用华人社区来达到这个被指為支持新纳粹主义,极保守派人士 Rebel Media 组织的目的。
 
警惕为党争而分化族裔
 
有人认为指认「亚裔」就是指华裔,对华人造成伤害?陈表示,女孩的叙述被证实是讲大话,是太不应该,虽然只有十一岁,是错,大错。但保守派人士刻意要渲染是「变裔」华人受害,声称「华裔太好欺负」,也是错,大错。他认为,亚裔就是亚州的人士,亚洲有近50个国家,包括中国、韩国、越南、菲律宾等国,也包括印尼、马来西亚、巴基斯坦、印度、孟加拉、阿富汗、阿塞拜疆、乌兹别克斯坦和中东等等拥有众多穆斯林的国家。亚洲人口一共四十多亿,四倍中国人口,非华人的亚裔人士在多伦多那裡都非常多,乱扯亚裔变了华裔,这是被指為纳粹主义的保守党人士的Robel Media,唯恐族裔不乱,相互仇恨,利用隐瞒的手段,令到和利用部分华人不知道全部真相,来坐收白人至上之利。
 
族裔是尊严的,宗教是神圣的。两者在什麼地方、在什麼时候都不能够乱扯、胡说、混淆。任何保守党人士信奉新纳白人主义、反犹太人、反穆斯林教、反其它人纇族裔,那是这些人的理念。但用鱼目混珠的流氓技俩,赵高的指鹿為马,来误导华人社区,来利用华人社区,製造动盪、党争,务求逹到各社区相互猜疑、排挤、敌对,这是加拿大多元文化、多元族裔的社会所不认同的。期待明白亊理的人士,读得请楚,看得淸楚!